robots

在北欧邮轮上

来源: 发布:2014年05月06日 作者: 人气:3524
        从芬兰到瑞典,我们乘坐的是“维京”号邮轮。也许是因为“泰坦尼克号”留下的印象太深了.我上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鬼鬼祟祟地瞟着船的两舷,想数数救生艇的数日够不够。其实数也是瞎数,谁知道船上有多少人呢?
        我坐在阿博对面,开始吃我的很晚的晚餐,动了刀叉之后,才发现这顿大餐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诱人,不怪游轮上厨子手艺不精,是我失算单凭目测一见钟情,捡来的食物多半
口味怪异。捡到盘子里就都是菜,不得不统统吃掉,以防服务生对中国人有微词。只是照单全收很辛苦,吃相也不轻松。
         阿博说,曾经有过娶当地女孩为妻的想法。冰岛出美女,那里的女孩子也很阳光。他是我在一次圣诞节聚会上遇到的,名叫黛比。我们一见倾心。那一天.正是北极圈内最黑暗的时分,天上出现了极光,是淡绿色的,横跨整个天穹.好像一匹无与伦比的绸缎,妖娆得令人恐怖。好在两个人在一起,什么都不怕了。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,分手的时候,彼此恋恋不舍。黛比说,我们到乡下去吧。我说,这样寒冷,到乡下岂不是要冻死?黛比说,你跟我来,会把你热死。我就和黛比上了路。前儿天刚刚刚下过一场暴风雪,公路上的雪虽然被铲雪机清除了,但两侧的积雷有好几米高,穿行在雪巷中,好像童话世界。我随着黛比到了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郊外的一座别墅,房子几乎被皑皑冰雪掩埋,只有房顶岛耸的壁炉烟囱,证明这里曾有人居住。
        这艘游轮就叫“维京号”。维京人是日耳曼人生活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地区的一支,也称诺狄人,至今德浯中“北”仍和此发音近似、维京人人口不多,却是欧洲历史上影响很大
的一个种族。他们的足迹北达格陵兰、冰岛以及俄罗斯腹地,南及地中海南岸温暖的亚历山大港和耶路撒冷,西抵不列颠,爱尔兰,东达北美洲东北部。
        他们在这些地方耕种、放牧、交易,凭着当时欧洲最出色的的航海技术,到处拓殖和贸易,在今瑞典、丹麦、挪威等地安营扎寨。连远在加拿大的圣劳伦斯湾也曾是维京人的殖民地,近东的拜占庭有精锐的维京人雇佣军团.英格兰、爱尔兰、法兰西都有他们的占领区和政权。
        现代英语中最常用的词汇中有900多个来自维京浯。英国东北部的600多庄村庄至今沿用维京地名。法国船长口令中的左(bah0rd)“右(tribord)  也是维京航海家留下的。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的奠基人也是维京人,在俄国,时至今日,普京和叶利钦互称“先生”时,说的还是维京人古老的词忙。